陈青崖

还是别说了

【洋dn】一本手账

@levineDn  宝贝!情人节快乐!


-01

木子洋是真的没想到蒂恩能为了他追到这里来。


-02

那时木子洋已经在超模圈算得上小有名气了,各种品牌大秀也走过不少。

而蒂恩还只是他的一个小迷妹,和大多数的追星族一样,一边买着周边送着应援,一边追着他全世界到处跑。

但是蒂恩不止是个普通的迷妹。

她还是木子洋的小学妹。


一场秀下来,木子洋果然又在后台看见了蒂恩,也不知道她怎么混进来的。

她见木子洋看了过来,便跑了过去,把手里本子举到他面前,“洋哥!签个名呗。”

木子洋点点头,在本上签完名又听见她说,在随便写点什么呗,心情天气,什么都好。

他这会犹豫了会儿,在本上写了一句话。

这次衣服不是我的feel,但是心情不错。

写完之后木子洋随手翻了翻手里的本子,在前几页翻到了前两天自己签名,“你拿一个手账本天天来找我签名?”

“是呀洋哥,希望365天都有你❤️!”蒂恩拿回本子捂着脸说,然后转身就打算走。

清楚贯彻撩完就跑四个字。

木子洋拿着她忘在手里笔,也不着急追,慢悠悠的凑了过去。

虽然在模特圈里蒂恩不算是高的,但是175往上的身高在狭小的后台还是不太能伸展开。她越着急跑,抬腿就踢了台子转身就撞了衣架。

木子洋抓准时机一把把她捞了起来。

“爱奇艺有个超模比赛,你来吧。”他说。

“哎?”蒂恩不解。

“过了海选,我在里面等你。”木子洋说。


-03

就这一句话。

蒂恩真的再次追了上来,和每次一样,木子洋又觉得不太一样。

录制节目期间选手们完全封闭,没有任何接触外界的机会,蒂恩想着能多待一期就是多跟着他的洋哥多一点时间。

这次是只有木子洋和蒂恩,没有其他的迷妹。

但是来参数的大多都是有点名气的名模了,再加上蒂恩的身高确实距离大模差了点距离。两期淘汰下来,木子洋安安全全,蒂恩却每次都特别危险。

蒂恩甚至觉得自己能撑过两期凭的是意志力。

果然第三期,蒂恩求生欲再强也拼不过那些有了多年经验的人。

淘汰的时候她想,这次可能要追不上她的洋哥了。


-04

拎着行李箱走到大楼下面的时候,蒂恩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她蹲在地上,庆幸这一幕没人看得到。

然后一只大手就压上她的头顶,还顺势摸了摸。

“别哭了,都哭丑了。”那人蹲在她面前,整个一下子就把她笼在了阴影里。

蒂恩更不敢抬头了。

“我退赛了。”木子洋接着说。

这下让蒂恩惊讶的看了过去,脸上还挂着鼻涕眼泪。

木子洋面无表情的掏出了手纸胡乱的给她擦了擦,“所以别哭了,我和你一起走。”

蒂恩点了点头。

“你接下来去哪儿?”木子洋问。

还沉浸在惊喜惊讶中的蒂恩没意识到木子洋话语中的含义,回答的漫不经心,“大概是要继续上学吧。”

这回轮到木子洋沉默了,他站起身转身就想走。

蒂恩下意识拉住了木子洋。

她看到的是逆光站在阳光下,看着自己的木子洋,也只是看着自己的木子洋。

蒂恩放开了木子洋的衣角,转而去拉上了他的手,


“我和你走。”



完.

【洋灵】【卜岳】打架这件小事 -02

私设入山
年龄和家庭方面全是私设 是假的 假的 假的 不要上升
无厘头闭眼写


-01

至于灵超还只是个高中生,并且未成年这件事,木子洋是在两天后才知道的。


-02

此时的木子洋正浑身僵硬的坐在警察局冰凉凉的椅子上,面对的是坐在桌子那端小警察充满怀疑的眼神。

“所以你就是李英超的……哥哥?”他质疑道。

“没错,是英超妈妈刚刚结婚的后爸的儿子。”代替他回答的是坐在木子洋身边的岳明辉,他甚至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两个红色的小本子递了出去。

木子洋探头看了过去,一个是他们家的户口本,还有一个毫无疑问,是他本人都没见过的他爸爸和李英超妈妈的结婚证,官方的那种。

那边小警察在电脑上核对证件,木子洋忍不住问身边的岳明辉。

“你怎么有他俩的结婚证?”

“让小弟拿给我的啊。”岳明辉想都没想。

“那你怎么有我家户口本?”

这回岳明辉没答话,好像在犹豫要不要说。

“哦,好,行,我明白了。”木子洋一下子就懂了,“卜凡那二货我迟早给削了。”


-03

这边那个小警察核对完了信息,又问岳明辉,“那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家庭教师。”岳明辉对答如流,“补习理工科。”

说完还递出去了自己的学生证。

在这之前木子洋只跟着卜凡一起见过岳明辉几次,但是都是只打过照面就被卜凡带跑了。每次见他都一副社会人的模样,从没想过他竟然还是个家庭教师。

木子洋探头一看,嚯,名牌大学研究生。

小警察歪头左看看木子洋一头骚包粉毛,右看了看岳明辉非主流黄毛,

“这个……青少年打架现在情况还是非常严重的家庭和教育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你们两个还是要起好带头作用现在孩子刚17岁从小就要养成好的习惯这么小就到处找人打架将来长大……”

木子洋和岳明辉毫无灵魂的应着声,但是一个嘴角还没有消去的淤青一个还纹着大花臂,使他们没有一点说服力,毫无悔改之意。


-04

等几个人终于把灵超捞出局子,外面天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木子洋刚走出警局就看见蹲门口的卜凡。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今天穿了身貂,身后还跟了些木子洋称之为狐朋狗友,卜凡叫做小弟的人,再加上卜凡天生凶狠的脸和一九几的身高,乍一看确实又几分气势。

但是这一切木子洋看着就生气。

前两天挨得揍到现在还疼着,而今天一大早就被揪到警察局一直到现在才出来。木子洋标准的厌世脸此时变得更厌世了。

但是卜凡一点都没有看人脸色的技能,他完全无视了阴着脸的木子洋,直奔木子洋身边的灵超旁边的,岳明辉。

“岳哥岳哥,我来接你啦,这阵仗,有面儿不?”

木子洋看不下去了,他冲上去就揍了卜凡一拳,和往常一样。

但是卜凡的小弟却看不下去了,老大被揍,小弟岂能坐视不管?

更何况对方只有一个人,上啊兄弟们!

-05

小警察这边让人头疼的繁复手续还没办完,就听见外面一片嘈杂。

他带着几个同事走出门,瞬间感觉头更疼了。

“那几个带头的,”小警察从混乱中点了几个突出的大高个,

“给我扣了。”


[未完]

【洋灵】【卜岳】打架这件小事

狗血校园au

私设如山 全部来自于我的臆想

我的 第一篇洋灵 大家支持一哈儿 谢谢谢谢



-01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木子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卜凡的盛情邀请。


就算他答应给买一学期的煎饼也没用。


加鸡蛋也不行。



-02


“就是很普通的约了个架,你过去充充普通的门面就行了。就你这不普通的大高个子,和你这身不普通的衣服,没有普通人敢动你。”卜凡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末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以我的人格保证”


“我再给你唱个普通的disco?”木子洋笔都没停下,表示非常不屑。


“行吧,再加上一学期的煎饼。”卜凡继续加码。


木子洋不为所动。


“加两个鸡蛋。”


“成交。”



-03


卜凡用人格担保过这就是一次普通的约架,木子洋作为一个大个子艺术生只用去充充门面。


木子洋信了。


等真到了地方,木子洋再一次不得不承认,大家都说卜凡是个傻逼,卜凡就是个傻逼。


卜凡约架的是隔壁的体校,以培养过各项目优秀的体特生而著名。来的人全是人高马大的,不是个高腿长就是一个人两个壮。


约架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仓库,没有窗户没有照明。所有人都只能看见个影子,看谁都是黑乎乎的。没人管你穿的是地摊货还是高级货,你穿个比基尼上去都没人看得清。如果不是袖子上提前系了袖章,连哪个是自己人都分不清。


不过也不用分清哪个是自己人。木子洋冷笑,看着站在身边的卜凡,在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


他终于知道,所谓的充充人数,就是对方乌压压来了十几个。而我方,只有卜凡和木子洋两个。


“凡哥,有援军吗?”木子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没有。”卜凡笑的满面春风,“就咱哥儿俩。”


木子洋毫不犹豫的往后退了一步,扭住卜凡的双手,冲对方领头的喊道,


“大兄弟,我抓住他了,你们快干他。”



-04


木子洋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做什么都有非常有天赋,学习什么都很迅速。这其中让他最骄傲的一项能力,就是对于各种环境的快速适应。


比如现在。


被按在地上打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可以抽出功夫和被按在旁边的卜凡唠嗑了。


“凡子,你说说你这是为了啥?”木子洋语重心长。


“哎,不就是为了给我们贫民窟挣点儿面子。”卜凡悔不当初。


“你可长点儿心吧。”木子洋感动万分。


木子洋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和肉体逐渐分离。拳头打在身体上但是没有打在灵魂上,暴力只能摧毁肉体但是毁不灭坚定的精神……



-05


去他妈的,疼死了。


木子洋只能催眠自己留下的眼泪是因为感动而不是疼痛。



-06


在各位持久力超强的体特生大佬们打累了之前,情况终于迎来了转机。


从仓库外呼啦啦进来了一批人,领头的是个看起来和他们年纪相仿的黄毛小哥,露出的手臂上还纹着纹身。他身后跟着的全是五颜六色的各种毛和五颜六色的各种花臂,标准的街头社会人士的派头。


一群人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就开打,从人数上就占据了绝对优势,最后只要是站着的都没逃脱这群人的魔爪。


木子洋抬头就看见了跟在黄毛身后的少年。


在一片黑暗的仓库里他就好像是自带着暖色光源,规规矩矩的梳着学生头穿着浅色衬衫,在一群五颜六色的社会人士和人高马大发体特生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但就是这种纯粹干净的气质却让木子洋移不开眼。



-07


对于卜凡的约架邀请,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


木子洋看着少年犹豫了一会儿,再加个火腿还是可以考虑的。


-08


“岳哥!救命之恩永生难忘但身无分文只能以身相许!”结束之后卜凡就蹭的挪到了黄毛身边,抱着黄毛就不松手,半个眼神都没留给陪他挨了半天打的木子洋。


看着卜凡一米九几的大个子硬生生的故作小鸟依人状,木子洋觉得这画面实在没眼看,就转过头去找少年搭话。


“你好,我叫木子洋。”他伸出手想和少年来一次友好的会晤。


“我知道。”少年点点头,没去管他伸过来的手,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哥哥了。”



木子洋楞了一下没敢接话。



[未完]


后续?

看心情呀

发第一篇军训的时候从没想过可以写到现在!2017年真的非常充实,现在也只剩下不到一天啦!
虽然答应了军训会完结,秘密也会完结,元旦要仰卧起坐……可能还要再等一等 一切都留到2018啦!
蹭波dn宝贝的热度,大家,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也来评论下吧——!

levineDn:

(暗示
2017的最后一天啦 今年发生了许多事 但最开心的还是认识了一群超——级好的朋友 吃的cp也发糖不要钱哈哈哈哈 可以说是非常棒了 我这个以前不敢和喜欢的太太说话的人也鼓起勇气结识了几个超可爱的大佬(私底下他们都可爱得不行) 夸自己!


有啥对我想说的话嘛!我把评论开放啦!

[百万]关于王昊的一次秘密行动

丁总为熊孩子们操碎了心

levineDn:

活动:一百天百万
天数:day28
题目:关于白曜隆的一次秘密行动
作者:dn!
警告:揭秘红花会成员耳朵尾巴消失之谜!和我宝贝 @陈青崖 的联文!我晚了一小会儿!
简介:人在出生时会有耳朵和尾巴,在进行了某种性彳亍为之后才会消失。


前文戳这




31



李京泽,业内尊称贝爷,好homie们都亲切地叫一声李贝贝,他现在心情好的不得了。



看着王昊迷惑中透着呆滞的表情,他轻轻笑了一声,晃了晃比脸都长的头发,一蹦一跳地出了门,留下王昊在身后盯着他因愉悦而异常活跃的尾巴,欲言又止。





32




王昊发觉今天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不太对。



吃饭的时候他扫了一眼桌上的人,小白不在,于是他随口问了一句小白呢,却见众人突然面露难色,眉头紧锁,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丁飞往他身边挤了挤,一只手小心翼翼摸上了他的肩膀,幅度极小地拍了两下。



“你对小白的这份心啊,哥儿几个都看出来了。”



“?不是,你们啥意思啊?”王昊看了看丁飞憔悴的黑眼圈,不短的胡茬,弹壳深得刻字的眉头,啊之越鼓越大的脸,mai越来越靠后的发际线,李贝贝越来越高的头发,毕冉越来越多的眉毛,深深地疑惑了。






33



“我们知道小白那啥之后你挺不得劲的。”弹壳首先开口,几人围坐在餐桌旁,却没有一人有动筷的心情(啊之曾说了一句“菜快凉了”,但没人理他,他气得掰断了所有人的方便筷子)。




“但你也不用这么作践自己。”丁飞接下话茬,习惯性地去摸手上的驴牌大戒指。



“这事儿你太鲁莽了,选择对象要谨慎啊。”李贝贝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了摇头,头发因太重而左右摇晃,露出了平时藏在里面的耳朵尖。



“况且说不定小白也是不小心呢,何必为了这事儿搭进自己的清白?”毕冉变魔术一般吹了吹手里的热茶,尽管周围并没有煮茶工具。






34



王昊俨然不知道,在红花会众成员的心里,他已经是一个因为暗恋对象和别人睡了而悲愤到自甘堕落去约炮的可怜人儿了。





35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弹壳丁飞四目相对,同时拍案而起,



“大家先吃,我出去抽根烟!”



“我去给壳儿打个火!大家别客气啊!”






36



两人再一次躲到了楼梯间,熟悉的角落,熟悉的味道,连地上的几个烟头都是他们今早留的。



“这事儿你怎么看。”沉默地抽了半支烟,丁飞转头问弹壳。



“他俩,”弹壳猛吸一口烟,狠狠吐了出去,“迟早得被自己墨迹死。”





37



“喂,强哥,”丁飞最终拨通了王昊表弟的电话,决定仔细询问当晚的事情。



“呀,飞总好啊,”那边的风声有点大,表弟前两天回内蒙古探亲,这时估计在亲近自然,“找我有啥事儿?”



“我想问一下,前几天老万和小白的庆功宴,下半场老万醉了之后,是你把他扶上楼的吧?”



“对啊,当时哥周围就我一个熟人,我把他扛到二楼最里间了,安全得很。”



得到肯定的回应后,丁飞继续开口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比如在房间外面鬼鬼祟祟?或者一直企图接近老万?”



“没有吧,那天我在万哥身边呆了十多分钟才走,整个二楼都没几个人,就是我下楼的时候看见小白和一个陌生男人在纠缠,那个男人说小白弄脏了他的衣服,非要去楼上换。”







38



路人翘着二郎腿,低头玩着手机,“你们终于要赔我衣服啦?”



丁飞咬牙点头,“赔!但在那之前我要问你点事儿。”



“怎么还有事儿?你们红花会内部也太乱了吧!”



丁飞掏出一张卡拍在桌子上,“如果你的回答答在点子上的话,我确定这是最后一次了。”





39



“啊呀,那晚上是这样的,我的衣服不是脏了嘛,但楼下的厕所竟然没有烘干机!真的很low!然后我就准备去楼上洗一洗,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他衣服什么的,小白一开始跟在我旁边,我进了卫生间之后人就没影了,等我洗好衣服出来也见不到人,然后我就挨个包间去找衣服,在快走到头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一件外套,然后我就走了。”



“就这样?没别的了?小白再也没出现?”



“对啊,我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本来想找他赔钱的,不过既然你要赔,那就算了。”说着,路人伸手想去拿桌上的那张卡,卡却被丁飞一把抽走了。


“我就意思意思,没让你真拿走,”丁飞清了清嗓,“衣服多少钱?我微信付款给你。”





40



“当家长怎么这么累啊。”


丁飞叹息着捋了一把头发,弹壳拍了拍他的肩,递上友谊的打火机,“大哥,抽根烟吧。”




——


我不管!现在还是昨天!

【百万】关于王昊的一次秘密行动

活动:一百天百万

天数:day 27

作者:陈青崖崖崖 

警告: 和宝贝dn @levineDn 的联文!希望大家还记得!


前文戳这儿



简介:每个人出生时都会长着耳朵和尾巴,只有在进行了某种形式的性 行 为后,耳朵和尾巴才会脱落。




-20


白曜隆找到红花会专属老妈子丁飞的时候,几个人正蹲在楼梯间抽烟。他打开安全门环视了一圈,嚯,想找的不想找的几个人都在。



就连一向不屑于聚众抽烟的毕冉都在,高高的坐在几节楼梯上,脚下是团团白烟缓缓上升,俨然一副不食人间二手烟火的样子。



白曜隆也点了根烟深吸口气,


“哥儿几个,我有件事情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21


“我们红花会不能让任何一个兄弟受了委屈!”刘嘉裕熟练的大手一挥,义正言辞絮絮叨叨,“这是一次除了老万大家都知道的绝密行动,我们把这次严肃的行动命名为,红花会PGONE万磁王王昊的两个毛茸茸的头外骨骼和一条毛茸茸的臀外骨骼的神秘消失事件……”

 



白曜隆目瞪口呆。

 



-22


韩潇乐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桌子和对面熟悉的人,他面带微笑的闭上了眼睛,满脸安详。



但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那道熟悉的强光,他谨慎的睁开一只眼,看到的却是摆在面前的一杯茶。茶水透亮,香味浓郁,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丁飞的语气十分温和。



“先生,作为三天前的庆功宴轰趴的重要证人,请问你有看见有可能对老万不利的可疑的人吗?”

 



-23


“你不觉得那个一直围着你们转的那个东北人就很可疑吗?”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大高个儿,长得也不错。轰趴里那么多俊男靓女的一个都不看,一直跟在PGONE身边端茶倒水的。我记着你们轰趴结束的时候还是他扶着PGONE上的楼梯,不是他是谁!”




“我好像听见有人叫他,强哥?不会是社会上的吧?”



 

-24


丁飞沉默了一会儿,



“那是老万的亲表弟。”



 

“而且你不是说下半场之前就走了吗,你怎么会看到结束的时候强哥扶老万上楼梯?”

 



-25


“PGONE?他不是直的吗?我以为他有女朋友啊?”



酒吧小哥端着茶杯觉得有些奇怪,



“他和女朋友是异地的吧,我是亲眼看见那天晚上他对着手机视频了好长时间,笑得一脸春光荡漾。还动不动就亲亲抱抱举高高,脸都快贴上手机屏幕了。说话也是细声慢语的,哪有一点台上的霸气劲儿。”




“他们俩还有爱称呢,叫美妞儿,可爱吧?”



 

-26



丁飞听到最后没忍住爆了粗,



“那是他家母狗!”



 

-27


“我不认识PGONE啊,连真人都没见着,就在电视上看到过。”



“哦你说老万我想起来了,就那天晚上吐我一身的那个叫小白的小伙子,一直揪着我万万万万的喊个不停。我带他去厕所的时候他也不消停,一直在叨叨他家万万怎么怎么好,我还以为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原来是糙老爷们儿?”



路人吸溜了一口茶水,


“我是个过来人了,我敢肯定,这小白绝对是对着老万有小心思。清醒的时候不敢说,得喝完酒才能表现出来。这要是把喝醉了的小白和你说的老万放一屋里……”




“——诶我没说完呢你干嘛去?对了我那衣服到底赔不赔?”

 



-28


不止是丁飞,李京泽也觉得现在的事态非常严重。为此他已经对着手机上的约炮软件纠结了一下午了。



要说白曜隆没了耳朵那是早晚的事,毕竟人家从小学就开始追三十多个妹子了。李京泽表示可以接受。但是王昊摘耳朵比自己还早这就让李京泽无法接受了



一个死宅男,竟然,没了耳朵?这实在是对说唱歌手的侮辱!红花会·唯一老处男·贝贝气得想约炮。

 


-29



王昊推开门就看见窝在沙发上找炮友的李京泽。



李京泽看见他就来气,耳朵上的毛都炸开了,“你走,爸爸忙着着呢没空理你。”



“行,我找丁总有点事儿,你知道他在哪吗?”王昊见他都炸毛了也不知道哪儿惹到这祖宗了,转身就想走。




李京泽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乐了。



王昊背上一寒。

 



-30



李京泽说的阴阳怪气,



“忙着调查凉宫春日的消失呢。”


再见了朋友们!

我也要退圈啦!和我的dn宝贝一起退隐山林啦!

转眼也都三个多月啦,一开始发文的时候也没想过能有这么多人的喜欢,真的很开心!

百万真的特别好,现在看到他们还是会激动到颤抖,也想过也许节目播出以后两个人就没糖了,但是没想到先坚持不下去的是我。

前两天放假的时候还和dn宝贝说我要连更10天普天同庆,真的很对不起喜欢我的朋友们。

(不过放心朋友们,我应该还会更文的,争取把军训完结

你们还会见到我的!

就像之前说的,入圈以来最幸运的是遇见了超多超可爱的人,他们真的特别好,依然爱着每一个可爱的你!


最爱的还是我的dn宝贝。我们结婚了,回家种地生孩子去了,请祝福我们。


再一次,蟹蟹你们,谢谢谢谢。(鞠躬


我们下个圈子见

哇谢谢你宝贝!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宝贝!

入圈以来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你!

爱你宝贝!

levineDn: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11:20


我世界第一可爱崖宝贝的生日! (但她应该已经睡着啦)@陈青崖


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


从认识你以来每天都是更爱你的一天!!!


(生日贺文我还在写 抱歉我的宝贝今天可能和你见不了面了QAQ)


爱我的宝贝!!!

[百万]我怀疑我的两个兄弟在背着我们谈恋爱

朋友们!这篇真的炒鸡好看 是我进百万圈以来最——喜欢的一篇之一!还没有看过朋友们留下你们的小心心!真的非常好看!

dn宝贝 是全世界最好的最可爱的宝贝!他真的特别好 也有很多人都喜欢她!去关注他!

那些搞事的朋友们 好好上学吧 ball ball你们了

levineDn:

ooc有,为了满足自己。
壳总视角的吐槽体。


-



那啥吐槽君你好,我憋了一肚子稿来的,我想跟你说说我两个兄弟的事儿。


我是某说唱团体的队长,你可以叫我K,我们团体不用说了,一级牛逼,实力杠杠的,走哪都特有排面,当然能有现在这么牛的人气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要归功于我的两个兄弟,P和B。


他俩前段时间去参加了一个节目,没想到就这么火了,尤其是P,微博粉丝哐哐干到两百多万,发个微博不到一分钟就几千个赞外加好几百评论,他还特意截图发到群里炫耀,在我们纷纷表示嫉妒和不屑时,B的发言就显得尤为突出,他说:老P你是最棒的。


B是P的迷弟,这在队里是公开的,粉丝也似乎意识到这一点,再加上节目组的大力推动,P和B的cp就变得响当当。他俩的行程大多数都是捆绑,不过一有单人行程,主办方肯定要问关于另一位的情况。


背景我介绍完了,接下来要着重说三件事儿。


第一件事儿,B这孩子特黏P。


B加入我们的时间不算早,但是也认识两三年了,他是当地人,一富二代,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和我们一起玩黑怕。前两年我们团队自己出资办了一个全国性的比赛,P拿了冠军并且加入了我们,从那以后B就开始缠着P了。我活了二十多年真没见过这么能缠人的男的,就是那种,无时无刻的,就感觉他在你身边的任何地方。随便举个例子吧,P上厕所没有纸,刚喊了两声,B就在门外给他递进去了,我都怀疑厕纸是不是B故意拿走的,就为了多个机会和P接触。这俩人认识了几个月后就已经到了出去演出住酒店睡一间房的程度了,一开始他们还要的标间,后来直接变成大床房,我也不是很懂俩大老爷们为啥要睡一张床,咱又不是缺钱,后来我去问B,他嘿嘿一笑,随便扯了几个话题,就是不回答我。


第二件事儿,他俩有很多同款。


同款这种东西说实话我们都有,会里动不动就买一堆同款,码数相同的还会互相换着穿。但B和P就不一样了,就拿B买东西来说吧,我们队里总共就仨人经常逛街:B,P,还有一个F。B和F都属于浪得不行,平时特别注意自己外表的那种,而P纯粹是被B强行拉过去的,不过我听F说每次逛街P也挺开心的,总是陪着B试各种墨镜、衣服、鞋,试完了以后如果价格高,B就直接买,也不管P喜不喜欢。两个人的同款小到耳钉大到各种各样的奢饰品,B曾经还想买同款跑车,被P好歹劝下了。


第三件事儿,他俩最近气氛不对劲儿。


P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加上录节目和赶行程,有天晚上突然就冲进厕所哇哇一阵吐,把B给吓坏了,F这两天一直陪着P和B,他把P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我赶紧和B视频连线想看看P,因为按照P现在的情况B一定在P旁边照顾他。视频一通我刚想说话,B在对面连忙冲我“嘘”了一声,然后又用气音说P在睡觉,接着把镜头往旁边一晃,我就看到了睡着的P。


但是姿势有点不对。


我眯起眼睛一看,P是侧躺着的,头下面明显垫着一支胳膊,他的半张脸都枕在B的胸上,一只手就放在脸前面,紧紧抓着B的浴袍。


我的妈,B这不是搂着P睡觉吗!



我当时就惊了,以至于接下来B说了啥我也没怎么听,最后B对我说P还需要休息怕吵醒他就先挂了,我没有灵魂地点点头,屏幕秒黑。


第二天P和B还要参加节目高强度的彩排,我还是不放心,就给F打了个电话,F接电话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跟我说他觉得P和B之间有点情况。


我不动声色地问他咋了,他压低嗓子回我,P和B今天彩排之前一直和他们组别的队员待在一起,F因为不放心P所以一直在休息室门口转悠,没办法,休息室不让不相关人员进去,在彩排前大概三十分钟左右,P出来了,F刚想上前说话就看到B跟在P后面,两人很有默契地往安全楼梯的方向走,那一般都没有人经过。F没多想也跟上去了,就在他走到楼梯间门口的时候,他从门缝里瞅见P和B两个人抱在一起。


这个抱和他们平时的拥抱不太一样,从F的角度看正好面对着他俩的侧面,P把手搁在B的后腰,手指头缠在一起,确保不会松开,B则是不断上下抚摸P的后背,时不时拍两下,像是在安慰P。两人低声说着什么,F和他们距离不算太近就没听见,不过他能看见两个人都笑了。



他们至少抱了五分钟。



F的语气异常严肃。




而且这还没完,最刺激的来了。他俩分开的时候,我看见,P抬头亲了B的嘴。





我彻底懵了。



我和F有默契地沉默着。



很久之后,F才开口:K啊…我觉得他俩……



F没说完,不过意思我们都明白。





P和B的事我就说到这了,我觉得他们在背着我们谈恋爱,但我的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侥幸,也许按照P和B平时的腻歪样儿,亲嘴和睡觉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特殊的表达友谊的方式?




fin.

[百万]关于白曜隆的一次秘密行动

啊啊啊啊啊我的宝贝!贼拉棒!是我最爱的宝贝了!
炒鸡可爱了!爱你!
你们 快来看!
看完之后!随份子!

levineDn:

活动:一百天百万
天数:day10
题目:关于白曜隆的一次秘密行动
作者:dn!
警告:没啥警告!这是我和崖宝贝的第二胎!我终于顺产了一次! @陈青崖
简介:人在出生时会有耳朵和尾巴,在进行了某种性彳亍为之后才会消失。


前文戳这



-10


在白曜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绝密的计划就这样诞生了,大家情绪亢奋,纷纷挥舞起了手中的手机和电脑,誓要给白曜隆讨回一个公道!



——而白曜隆此时却待在自己房间的里发呆。




-11


他在回忆,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但永远不要指望一个醉酒男人的记忆力,他现在一闭眼,满脑子都是花白的肉体,潮湿的喘息,模糊的脸……



白曜隆的脸红了。




-12


虽说白曜隆出身富贵,长相帅气,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男女,但白曜隆硬生生挺住了,二十年来竟然一直保持着处子身。几乎没人相信这件事,但每当他们对此表现出质疑的时候,白曜隆的耳朵就会柔软地折下来,尾巴也一甩一甩的,以此来证明他是一个生活在新世纪的,鲜活的,富二代老处男。



直到昨晚。



-13


韩潇乐今天心情很好,他又吊到了一个好看的小帅哥,此时正哼着歌在路边打车,目的是去他们订好的酒店。



然后他就被打晕了。



醒来的时候韩潇乐有点懵,他正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前是熟悉的桌子,桌子后还坐着一个熟悉的人。



难道是——



韩潇乐匆忙闭上眼,果不其然,下一秒强烈的灯光就打到了他的脸上。



“嗨,我们又见面了。”




-14


“我那晚真的没和白曜隆在一起!我们只是小学同学!我的出租车发……”



“停!你为什么要把出租车发票留下来?是为了做不在场证明?”



“留发票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



“那好,我来告诉你,”丁飞从桌后站起身,慢慢走到韩潇乐身前,手上还不忘拿着台灯,“有人看到你和白曜隆上了同一辆出租车。”



-15


酒吧小哥接受审讯的路途没有韩潇乐那么坎坷,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审讯室了,身上穿的还是睡衣,脸也没洗妆也没化,眼角还粘着一颗眼屎。



酒吧小哥尖叫出声。



“嘘,嘘。”丁飞不耐烦地把手指竖在嘴边,想让酒吧小哥安静下来,但已经沉浸在“我的形象全没了以后可能找不到男朋友了”这种情绪里的酒吧小哥显然把他忽视了。



丁飞怒从心中起,他一拍桌子——


把弹壳叫了进来。



刘嘉裕一进门就听见了这鬼哭狼嚎般的尖叫,不禁皱起了眉,条件反射般地吼了一句:“干几把啥呢!嗷嗷嗷地跟个娘们儿似的!”



效果很明显,酒吧小哥被刘嘉裕的气势唬住了,硬是憋回了尖叫,一句话也不敢说。



见他不出声,刘嘉裕这才转向丁飞:“找我干啥?”



“没事儿了,你出去吧。”



“???”



-16


“你说附近gay吧的调酒师认识你?”丁飞抱胸,斜倚在桌角上,气势很足。



“对…没错…”



“那为什么我让兄弟们带着你的照片,把方圆两千米内的gay吧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那个认识你的调酒师?”




-17



路人是被疼醒的。



他闭着眼往脑袋上一摸,嚯,鸡蛋大的一个包,碰一下全身都疼。



“……你们这是破坏公民的人身安全,我要告你……”



“我们有钱。”





-18


“什么?我和白曜隆一起进了厕所?不可能!”


路人惊恐地叫出声,他全身都写满了难以置信,毕竟他也明白,这个锅如果扣了下来,他就别想继续在西安混了。



“可在场至少有三个人看到了,”丁飞皱眉,又重复了一遍,“你,和白曜隆,进了同一间厕所,甚至是同一间隔间。”




-19



白曜隆继续在房间里发呆。



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头,光秃秃的,除了短得扎手的头发外什么都没有。他叹了一口气。



“笃笃”



敲门声传来,接着是王昊的声音,“小白,我可以进来吗?”



白曜隆连忙应道可以,话音刚落,王昊就进了门。


今天的王昊有点不太一样。



这是白曜隆的第一反应。



他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还穿了一条平时都不会穿的超大吊裆裤,即便在屋子里,帽子也戴得严严实实。



“万万?”他轻声开口,“找我有啥事儿啊?”




“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你啊。”王昊笑着拍了拍白曜隆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下。



沉默立刻环绕了二人。



白曜隆偷偷去瞥王昊,自从今早他的耳朵消失后,他能感受到王昊一直在躲着自己,虽然他们之间也有交流,王昊也没表现出不自然的样子,但白曜隆知道,王昊就是在避着他。



他不会生气吧?



白曜隆小心翼翼地想。因为自己昨晚不知道和哪个人……那啥了?



正在这时,王昊开口了,“对不起。”



白曜隆:“???”




-20



白曜隆心里有一肚子的话想问王昊,但最终都憋了回去,因为王昊看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万……”



“算了,”王昊突然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吧,我今天也没有来过,一会儿见。”



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像是憋着一肚子的事。



白曜隆心里发苦,也有点委屈,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他强迫自己把眼神从王昊的身上收回来,但就在这时,他一下子瞪大了眼。


由于长时间坐着,王昊的裤子被压得贴合屁股,但那里现在除了圆润的臀部线条外什么都没有。



白曜隆惊了。



王昊的尾巴呢?!




——
tbc